您的位置:

首页> 经验故事> 跟性需求强烈的女人偷情真的很爽 ( 壹万字 )

跟性需求强烈的女人偷情真的很爽 ( 壹万字 ) - 跟性需求强烈的女人偷情真的很爽 ( 壹万字 )

二十三岁单身的徐永亮,他是经常在他的住所,楼下那一间性福饭店吃饭,而徐永亮也是在那家饭馆遇见他的性感女神李玉玫。

二十七、八岁左右的李玉玫是住在徐永亮家的楼下,徐永亮住五楼,而李玉玫则是四楼。李玉玫每天早上都会到那家饭馆吃早点,她的丈夫姓陈,是一位三十七八岁的生意人,他是经常的粤、澳两边走,所以很多时候徐永亮都是只看到李玉玫她一个人。李玉玫每天都是八点左、右下来吃早餐,徐永亮当然也挑到这个时候下来,就是为了能遇见李玉玫,

在徐永亮印象中李玉玫很喜欢穿高跟皮鞋,因为经常看到李玉玫穿不同颜色的高跟皮鞋再搭配一个长筒的丝袜,丝袜包裹着李玉玫那修长的腿特别美,最吸引徐永亮的也就是这双腿了。

李玉玫拥有一米六十七、八的身高,长髮披肩的李玉玫是一个很爱美的女人,李玉玫每天都涂口红,嘴唇每次看起来都红嫩红嫩的给人感觉特别的性感。

徐永亮曾多次的手淫的时候想着李玉玫,这样会令徐永亮特别的兴奋。有句话说的好,机会的出现是要等待的,有耐性才行。徐永亮贯彻了这个方针,等待机会的来临,每次吃早饭徐永亮都刻意的坐在李玉玫的对面,这样徐永亮能很清楚的看到李玉玫,李玉玫也能有机会看到徐永亮。

可能是由于徐永亮经常看李玉玫,李玉玫发觉了,李玉玫看了看徐永亮,徐永亮也不好意思一直盯着李玉玫看。徐永亮想这样等不是甚幺办法,也没机会和李玉玫说话,就是偷偷的看李玉玫,徐永亮自己也憋的难受,徐永亮想如果再这样他会疯的。

机会终于等到了,等的徐永亮好辛苦啊,真是老天有眼啊。住徐永亮家二楼的一对男女结婚,结婚当然是大事,邀请了他们整栋楼的人去。按照常规邻居应该坐一桌,这次当然不能例外啦,李玉玫就只有她一个人来,她和徐永亮坐在一桌,其实是徐永亮刻意的坐在李玉玫的身边。

结婚当然是少不了喝酒啦,桌上马上热闹起来了,邻居门都你一句我一句的闹起来,徐永亮小孩,就做一旁边不吱声了。

徐永亮就坐李玉玫旁边,徐永亮能闻到李玉玫身上散发出淡淡的香味,李玉玫穿着一双紫色的高跟皮鞋,肉色的长筒丝袜,一身短裙套装,裙子不长,隐约能看到李玉玫那雪白又丰满的大腿,上身的衣服包裹不住李玉玫那一对丰满的乳房。徐永亮刻意的把凳子移的和李玉玫近一点,这样徐永亮能有机会和李玉玫接触。

俗话说的好,趁热打铁,第二天的早上徐永亮依旧去那家饭馆吃早餐,但是这天徐永亮没早去,而是等李玉玫先去。

徐永亮来到饭馆,他看到李玉玫一个人坐在那吃早餐,她好像没注意到徐永亮,而徐永亮也假装没看到李玉玫,就往李玉玫坐的那个桌子走去,就在李玉玫的对面坐下,装做没看到李玉玫,吃着他的早餐。

当李玉玫发现了是徐永亮,但是李玉玫也没说话,因为徐永亮的头一直没有抬起来。徐永亮一抬头,李玉玫也看到是徐永亮。

徐永亮说:“嗯!早晨!陈太太!”  

李玉玫说:“是永亮啊,这幺早上班去啊?”

徐永亮说:“是啊!陈太太在那上班?”  

李玉玫说:“我?我在性福中心上班。好了,你慢吃,我赶时间上班先走了,有空来我家玩!”

徐永亮微笑的说:“好的,陈太太再见!”。

徐永亮每次遇见李玉玫也只有早上的时候,只有这个时候才能和李玉玫聊上几句,徐永亮每天依旧是那个时候去吃早餐,李玉玫也不例外。不过李玉玫不是每天都去,徐永亮只有守株待兔了,等待是一件很难受的事。

徐永亮在家电脑上看A片的时候总能想起李玉玫,他幻想李玉玫那丝袜包裹的大腿,李玉玫那丰满的胸部,李玉玫淫叫的样子,在幻想中徐永亮的双手把他推向高潮。

随着和李玉玫见面的次数的增加,徐永亮和李玉玫聊的事也多了,他们慢慢从陌生到了朋友,早餐时他们都会刻意的坐到一桌来,这样一来徐永亮们也能聊聊,李玉玫也好像挺喜欢和徐永亮聊天。他们一句接一句的聊着,徐永亮不停的夸李玉玫年轻漂亮。

机会终于来了,那天李玉玫告诉徐永亮她的电脑运行的挺慢,徐永亮说那应该是係统太久没装了。

李玉玫说:“那该怎幺办?”

徐永亮说:“把係统重装一下就可以了。”

李玉玫说:“我也不会啊!”  

徐永亮说:“我会啊,我这有係统盘,要不我过去帮你装吧,反正我也没甚幺事。”

李玉玫说:“那谢谢你啦,你甚幺时候有空?”李玉玫说。

徐永亮说:“呵呵,我每天下班后都有时间,应该是你甚幺时候有空。”

李玉玫说:“那星期天吧,我在家,你有空就过来帮我装吧。”

徐永亮说:“好的,星期天我来你家找你。”  

到了星期天的早上,徐永亮应约的来到了李玉玫的家门前,他摸摸口袋,那一小瓶药水似乎正发散出无限的效益来,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也许该你上场了,徐永亮不禁微笑,一时间天气也似乎没那样热了。

徐永亮按了门铃,门后马上传出李玉玫性感的声音,然后李玉玫就开了门让徐永亮进去。徐永亮随手带上铁门及木门。

李玉玫说:「永亮,你先坐一下!」

李玉玫穿着韵律装,一头长髮盘了起来,露出一截粉颈,额头上微微出汗,李玉玫用围在颈间的毛巾轻轻擦着。

李玉玫微笑着点点头,坐到徐永亮的身边,徐永亮感觉到李玉玫的身上传来隐约的香味,和运动过后的热气,几乎快把他融化了。

李玉玫说:「你想喝点甚幺?」

徐永亮说:「陈太太,有没有可乐呢?」

李玉玫说:「好的,你等一下,我马上拿给你。」

徐永亮望着李玉玫走进厨房的背影,李玉玫有着标準的现代女性身材,修长而不会太瘦,匀称的三围,尤其李玉玫今天穿的这套低胸韵律装,乳沟若隐若现,看到徐永亮的小弟好像快要爆炸了。

李玉玫端了两杯可乐到客厅的茶几上,笑着对徐永亮说:「你再坐一下,我去换件衣服,马上就好!电脑放在房间里面!你等一下才帮我安装吧!」

徐永亮往沙发上一坐,看着李玉玫又慢慢的走到她的房间里去,女人跟女孩最大的不一样就是女人的动作总是慢慢的,散发特有的优雅气习,而小女生总是蹦蹦跳跳的,好像静不下来一样。

徐永亮喝了一口可乐,他突然想到,这不就是等待已久的机会吗?于是他掏出了口袋中的小药瓶,滴了五滴药水到李玉玫的杯子里,稍稍晃了晃杯子,完全看不出动过手脚的痕迹了。

这瓶药水是徐永亮看报上分类广告邮购买来的,他郤从来没有实验过,徐永亮真的不知道是否真的如广告上说的「三分钟见效」。

李玉玫换了一套连身的长T恤,宽宽、鬆鬆的家居服,坐到徐永亮的对面,身材好的女人随便穿甚幺都好看,双峰顶着薄薄的衣服,随着李玉玫的动作忽隐忽现,真是说不出的性感。

李玉玫喝了一口可乐,李玉玫好像没发现甚幺异样,多久才会发作呢?徐永亮心里嘀咕着。

李玉玫笑的好甜,突然眉头一皱:「奇怪,头有点晕,是不是运动过度了?」

李玉玫的身体慢慢的往椅背靠。徐永亮仔细的观查李玉玫的表情,并投注观怀的语句说:「怎幺了?要不要紧?」

李玉玫说:「没关係,大概休息一下就好了。」

徐永亮说:「陈太太,我扶你去休息好了,真的没关係吗?」

李玉玫说:「真的,不好意思,麻烦你了!」

徐永亮轻轻的将李玉玫扶起,他第一次碰到李玉玫的身体,徐永亮感觉到真的好爽,他们走睡房前,徐永亮发现李玉玫跟本就已经站不住了,她的全身的重量都靠在徐永亮的身上。

徐永亮轻轻的叫道:「陈太太!陈太太!」

李玉玫根本没有回答,于是徐永亮乾脆把李玉玫一把抱起来,进了李玉玫的卧室,他将李玉玫轻轻放在她的床上,李玉玫是注重生活品质的态度处处可见,连床都是超大尺寸的。

徐永亮看着李玉玫慵懒无力,眉头微皱的样子,徐永亮开始动手解除李玉玫的武装,脱下了李玉玫连身的T恤。在徐永亮眼前的是李玉玫只穿着胸罩及内裤的雪白肉体,浑圆的大腿,平坦的小腹,佩上洁白的内衣裤,徐永亮的阳具已硬如铁棍了。

轻轻将李玉玫翻过身,动手解开李玉玫的胸罩,再将李玉玫轻轻翻过来,再将李玉玫的内裤褪下,这时李玉玫已是全裸了。

李玉玫的身体真是没有一点暇疵,她好像雕像般匀称的身材比例,鲜红的乳头矗立在浑圆的乳房上,不是巨形的豪乳,是恰到好处那一种。两腿之间挟着一丛阴毛,密密的把重要部位遮盖着。

徐永亮将李玉玫的双脚分开到最大,李玉玫的销魂窟一点也没保留的呈现在他的眼前。李玉玫的阴唇蛮厚的,很是性感,轻轻分开,里面就是李玉玫的阴道口了。整个阴部都呈现粉红的色调,徐永亮不禁怀疑,难道李玉玫还是处女吗?反正试了就知道了。

徐永亮两、三下把自己的衣服都脱了,他轻轻爬到李玉玫的身上,开始吻着李玉玫的乳头,一手搓,一手含着,然后从李玉玫的颈一路舔到了李玉玫的下腹部。

李玉玫开始呼吸有一点变快,嘴里偶尔发出:「嗯!哦!」的声音,徐永亮继续往下进行,将舌尖在李玉玫的阴核处挑动,挑弄几下后,李玉玫的身体已随着徐永亮的动作的节奏做轻微的摇动,从阴道里也流出了淫水,阴核也慢慢突起变的明显了。

徐永亮见时机成熟,他压到李玉玫的身上,抓着阳具,用龟头上下摩擦着李玉玫的阴户,而李玉玫的动作越来越大,声音也越来越大声,杏眼似乎也微微睁开,但是似乎还是没有很清醒。

徐永亮也无法再忍了,对準了李玉玫的阴道,他轻轻的将徐永亮的阳具送了进去,慢慢的送到底,没有遇到任何障碍。

徐永亮趴在李玉玫的身上忍不住兴奋的轻喘着,热烘烘的阴道将徐永亮的阳具紧紧的含着,徐永亮感到了好舒服的,徐永亮静静品嚐着这种人间最快乐的感觉。

「嗯!永亮!你好坏!啊!」李玉玫的知觉慢慢恢复了,可是一点反抗的意思都没有。

徐永亮温柔的吻着李玉玫说:「陈太太,你舒服吗?」

李玉玫说:「永亮!哦!好!舒服!你真的!让!我!好爽!嗯!哦!啊!嗯!哦!啊!啊!嗯!好舒服!啊!我很久都没有试过了!嗯!哦!啊!嗯!哦!啊!啊!」

徐永亮再也忍不住了,开始徐永亮拿手的轻抽、慢送。他用劲地几次抽送后再来一次重重到底,李玉玫忍不住像蛇般的扭动李玉玫纤细的腰,配合着徐永亮的动作。

经过几分钟的抽送后,李玉玫发出了鼻音尼喃地说着:「啊!好硬!嗯!小浪穴涨!好爽!嗯!好充实啊!哦!你好壊!喔!插深入喔!永亮!你的肉捧很大、很长!我的小浪穴出了好多水啊!喔!嗯!嗯!哦!啊!嗯!哦!啊!啊!你都把我操了!你不要叫我做陈太太了!你要叫我!玉玫!啊!嗯!哦!啊!嗯!哦!啊!啊!」

配合着阴阳交合处传来:「噗吱!噗吱!」的声音,李玉玫的叫床声是那幺动人心弦,徐永亮忍不住要洩了,他一洩如注的射向李玉玫的子宫深处。

徐永亮张嘴正要对李玉玫说话:「啊!玉玫!哦!美丽的玉玫!」

李玉玫慢慢睁开了眼睛,她看着还趴在她身上的徐永亮,李玉玫突然将滚烫的双唇凑到徐永亮的唇上。

徐永亮呆了一下,看着李玉玫微闭的双目,便配合李玉玫的唇,享受李玉玫的热情,两个人的舌头在嘴里不安份的搅动,久久才分开,两人都喘息着。

徐永亮慢慢抽出了他的阳具,他侧身躺在李玉玫的身边;李玉玫还沉浸在刚刚的快乐余韵中,渐渐的,李玉玫恢复了理智,李玉玫睁开了双眼,轻声对徐永亮说:「永亮,你好坏唷!在饭店里经常看着的来搭帐蓬!衰人!现在又用你的肉捧插人家的小嫩穴!」

徐永亮说:「玉玫,对不起!我实在忍不住!你实在太吸引我了!」

李玉玫慢慢闭上眼睛,轻轻叹了一口气:「我好睏,你陪我躺一下好吗?」

徐永亮把李玉玫拥入怀中,轻轻的吻着李玉玫的额头,脸颊,李玉玫的手也自然的抱着徐永亮。

渐渐的,李玉玫的呼吸又急促了起来,徐永亮的唇找到李玉玫的唇,热情的吻了上去。李玉玫的唇好烫,徐永亮知道李玉玫已準备好第二回合了。

这一次李玉玫是完全清醒的,徐永亮要给李玉玫一次完美的快乐。徐永亮的手开始向李玉玫的乳房进攻,他轻轻捏揉李玉玫的乳头,另一手顺着李玉玫的小腹一路摸向她的阴部,他用食指找到李玉玫的阴核,慢慢的刺激李玉玫最敏感的部位。

李玉玫开始低声呻吟,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颤动。徐永亮的手指感到温热的淫水又渐渐流了出来。

徐永亮乾脆用食指及中指插进李玉玫的阴道,李玉玫轻哼了一声,她用力抱紧徐永亮,徐永亮轻轻带着李玉玫的手到他的阳具,要李玉玫也动一动。

李玉玫握住徐永亮的阳具,轻轻地上、下套弄着,徐永亮的宝贝被李玉玫这样一弄,很快就又雄纠纠的竖立了起来,準备好要给李玉玫好好快乐一下了。

徐永亮起身压在李玉玫身上,用龟头摩擦李玉玫的大腿内侧,偶而轻轻点在李玉玫的阴唇上,李玉玫的呻吟越来越大声,尤其碰到李玉玫的阴部时,很明显的特别刺激。

李玉玫突然把徐永亮紧紧抱住说:「永亮!插我!嗯!哦!啊!嗯!哦!啊!啊!狠狠的抽我!嗯!哦!啊!嗯!哦!啊!啊!」

徐永亮知道李玉玫已很需要了,但徐永亮更知道如果他再多逗李玉玫一下,李玉玫会更满足。于是徐永亮把阳具平放在李玉玫的阴户上,他深情的吻着李玉玫,他用他的舌尖挑逗李玉玫。李玉玫的身体发烫,她的舌头配合徐永亮的动作轻搅着,而她的身体也不安份的轻轻扭动。

徐永亮轻轻对李玉玫说:「你带我的鸡巴进去吧!」

李玉玫用手轻轻的夹住徐永亮的龟头,带到她的阴道口,慢慢往肉洞里塞。徐永亮可以感觉到从龟头一直到阳具的根部慢慢的被李玉玫湿热的阴壁紧紧含住。

李玉玫满足的叹了一口气,徐永亮决定改变战术,要在短时间内把李玉玫彻底征服。徐永亮把阳具抽出到只剩龟头还留在里面,然后一次尽根冲入,这种方式就是所谓的[蛮干],徐永亮开始用力的抽送,每次都到底。

李玉玫简直快疯狂了,一头秀髮因为猛烈的摇动而散的满脸,她的两手把床单抓的皱的乱七、八糟,徐永亮每插入一次,李玉玫就轻喊一声:「啊!用力啊!嗯!哦!啊!嗯!哦!啊!啊!好爽啊!好入啊!哦!大力一点啊!哦!哦!用力抽插我!啊!好爽!嗯!哦!啊!嗯!哦!啊!啊!嗯!爽死了!啊!」

李玉玫悦耳的叫声让徐永亮忍不住要射精了,徐永亮连忙用徐永亮的嘴塞住李玉玫的嘴,不让李玉玫发出声音,李玉玫还是忍不住发出有节奏的声音:「唔!哦!唔!哦!唔!哦!唔!哦!」

李玉玫的下体配合着节奏微微上挺,顶得徐永亮舒服的不得了,看到如此沉浸在慾海里的李玉玫,徐永亮猛力又抽插了十来下,终于要射精了。

李玉玫说:「啊!哦!永亮!啊!我爽死了!嗯!我不行了!嗯!哦!啊!嗯!哦!啊!啊!」

一股酸麻的强烈快感直冲徐永亮的下腹,滚烫的精液就射进了李玉玫的体内。李玉玫已无法动弹,她的额头和身体都冒着微汗,阴部一片湿润,李玉玫的淫水混合着一些流出的精液,构成一幅动人的山水画。

徐永亮起身拿床头的面纸轻轻替李玉玫擦拭全身,李玉玫睁开双眼,深情的看着徐永亮,轻轻的抓着徐永亮的手:「永亮,我好累!很久没有这幺爽!抱着我好吗?」

清晨,又是一天的开始,徐永亮看着怀里清秀美丽的李玉玫,他的左手轻抚着李玉玫美丽的脸庞,轻轻的滑过李玉玫坚挺的双峰,探向了李玉玫昨晚被他干的阴户,她的小嫩依然是那幺紧实,真是在性书上所写的宝穴,外紧内鬆,微带螺旋,徐永亮每次插入李玉玫的嫩穴时,徐永亮总是感觉他的阴茎的根部被夹的紧紧的,又被微微的扭转着,舒服极了。

尤其当徐永亮最后冲刺到射精时,徐永亮感觉简直有一种精液被李玉玫完全掏空的感觉,连精囊跟前列腺液一点也不剩,让人对那种感觉简直爱不释手。

看看时间不早了,徐永亮叫醒了李玉玫,他到楼下的性福饭店买了早餐,回家才一入门,李玉玫早已经起床梳洗完了,李玉玫穿着一件云白色低胸的小可爱,白色低腰超短迷你紧身短窄裙,银白的亮光丝袜、和五吋的白色细跟漆皮高跟鞋,脸上已经化上淡淡的薄妆,辣椒红的口红,让李玉玫的唇线显得更美。

李玉玫坐在沙发上,她一看见徐永亮回来,立刻轻挪莲步的走向徐永亮,接过徐永亮手中的早餐,李玉玫突然娇嗔的说:「怎没有饮料!」

徐永亮说:「噢!我忘了,怎办?」

李玉玫轻笑了一下,她倚靠在徐永亮身上,伸出她的柔手隔着裤子抚摸着徐永亮的阳具说:「没关係啦!你的饮料不是都带在身上吗?」  

徐永亮说:「哇,真是一个爱吃精液的性感小野猫,昨天还吃不够啊?」

李玉玫说:「只要是你的,多少我都爱吃!」

徐永亮高兴的搂着李玉玫的纤腰,和李玉玫一同走到餐桌,準备吃早餐时,李玉玫说:「我要你一边吃、一边姦淫我!」

不等徐永亮回答,李玉玫便拉开了徐永亮的裤鍊,将徐永亮粗大的阳具掏了出来,含在她的小嘴里吮吸着,直到徐永亮的大肉棒完全硬直。

然后李玉玫站起来跨过了徐永亮的身体,让徐永亮的大鸡巴对準了她那一条超短迷你紧身窄裙下的小骚穴「滋!」的一声,徐永亮的的大肉棒完全插了她的小蕩穴进去。

李玉玫拿了一个小笼包,温柔的放进徐永亮口中,接着李玉玫微微起身,让阳具抽出来一点点后,开始扭着腰,用她的小嫩穴转着徐永亮的大鸡巴,就这样上面吃着、下面插着,任谁也吞不下那个小笼包,搞得徐永亮性慾大起,心想:「要是不把这骚货操死,我还能是男人吗?」

于是徐永亮将李玉玫翻个身,让李玉玫背对他,他将李玉玫穿着白色五吋高跟鞋的左脚抬起,放在椅子上,握着他那一根被李玉玫挑逗的已经非常硬挺的大鸡巴,狠狠的插进李玉玫低腰超短迷你紧身窄裙下的小蕩穴,用劲地一插进去,徐永亮就死插、猛操的抽送,干得李玉玫一声接一声的淫叫:「啊!好爽啊!嗯!哦!啊!嗯!哦!啊!啊!啊!永亮,你的鸡巴好兇,干的好狠、好爽!喔!哦!你插得好深啊!喔!唔!用力一点啊!喔!喔!鸡巴顶死人了!哦!好舒服、舒服!嗯!哦!啊!嗯!哦!啊!啊!」  

徐永亮说:「干、你这千人操、万人干的妓女,大鸡巴要让你爽个够!」

徐永亮一手爱抚着李玉玫坚挺的乳房,一手将小笼包塞进李玉玫的小嘴里后,便去抚弄李玉玫的阴蒂,一边死命的抽插李玉玫的小骚穴,搞得李玉玫欲仙欲死,翘着她性感的臀部,任徐永亮在李玉玫背后,从李玉玫的低腰超短迷你裙下,不停的抽插着她的小嫩穴。

李玉玫不服输的将阴户夹的更紧,随着操穴的动作,一夹、一放地要将徐永亮的大鸡巴的精液夹出来,李玉玫的小淫穴也是淫水直流,濡湿了她的丝袜。

徐永亮心想:「嘿!嘿!哪那幺简单就把精液给你!」

突然徐永亮将他的阳具抽了出来不干了,结果已经濒临高潮的李玉玫,老大不高兴的说: 「强姦人家到一半,还没爽就跑,甚幺意思嘛?至少也让人家爽了才抽开啊!」  

徐永亮说:「嘻!嘻!因为我想去海边玩时,再姦淫你给大家看啊!」  

李玉玫说:「真的啊!那一定很爽,原谅你了!我先去换衣服,等等再一起去明珠海岸!」

跟着李玉玫说完后,她便进房间换衣服。不消三分钟,李玉玫穿了一件长大衣走出来说: 「走吧!」

李玉玫温柔的倚靠在徐永亮怀里,徐永亮搂着李玉玫走出李玉玫的家,他开了车门让李玉玫坐进车里,心中想到:「噢!不如先让她在路上舔一舔我的阴茎,不知多好!」

于是趁李玉玫坐进车里的一煞那,徐永亮拉下裤鍊,再看四下无人,然掏出了他的的鸡巴,顶向李玉玫。

李玉玫说:「哇,你怎幺在大马路上就掏出来,被邻居看到不好啦!」

其实李玉玫刚刚没被操爽,她想鸡巴快要想死了,所以她立刻一口含住阳具,一手爱抚徐永亮的睪丸,就这样开着车门,徐永亮站在李玉玫的面前,趴在车顶,任由李玉玫在车里帮他口交。

李玉玫的口交功夫不是盖的,就在李玉玫用舌尖舔着徐永亮的鸡巴、含进含出时,突然听到邻居的开门声,徐永亮赶紧拉上裤鍊,钻进车里,马上驱车离开,徐永亮和李玉玫相视大笑,要是被邻居看到,不看到下巴掉了地才怪。

一路上李玉玫用手隔着裤子摸着徐永亮的阳具,徐永亮实在不敢在开车时让李玉玫口交,万一车祸,性命丢了也就算了,要是车祸时被李玉玫咬断了命根子,那比车毁人亡还惨,一辈子都没得玩,所以还是保守点。

终于忍着到了明珠海岸,因为是秋天,天气已经微冷,但是游客还是不少。徐永亮搂着李玉玫的小纤腰,在海边慢慢的走着,走了一会,看着李玉玫及腰的长髮,飞散在风中,加上秀丽的脸庞,与整个海景融合在一起,真是美极了。

徐永亮忍不住的将李玉玫搂进怀里,吻着李玉玫的脸庞与丰唇,他伸手解开李玉玫长大衣的钮扣,李玉玫大衣里穿着一件白纱的透明交叉小可爱,没穿胸罩,下面一件低腰白纱超短迷你小圆裙,加上白色吊带丝袜,和白色五吋尖头高跟鞋。徐永亮赶紧用他的长大衣将李玉玫围住。

李玉玫说:「嘻!嘻!你不是说要姦淫我给大家看吗?来啊」

接着李玉玫不管三七二十一拉下徐永亮的裤鍊,掏出了徐永亮的大阳具,还好徐永亮跟李玉玫的两件长大衣遮掩着,李玉玫在大衣里用手抚弄着徐永亮的大鸡巴,一边摸着,一边说:「嘿!嘿!你的大鸡巴好硬了,一定很想干我喔?嗯!哦!啊!啊!」

徐永亮说:「呵呵!是啊!我很想操死你,可是沙滩有那幺多人,只能让你夹到射精,不然动作太大,明天一定上头条!」

李玉玫兴奋的握住徐永亮的阳具搓揉,接着站着她将左脚微微抬起,将徐永亮的阳具送入她的小淫穴里,"滋"的一声,徐永亮的整根鸡巴被李玉玫的淫穴吞了进去。李玉玫将脚放下,接着用腹部的力量,不停的起伏,大鸡巴便随着起伏的力量在李玉玫的嫩穴里进进、出出,加上李玉玫的阴户不停的一夹一放,简直就像在徐永亮的阳具上装了一部吸精机,彷彿要将徐永亮的精液掏空一样,舒服极了。

李玉玫也舒服的开始浪叫起来,徐永亮深怕週遭的游客听到,他赶紧吻住李玉玫的丰唇,又深怕阳具脱开,他搂着李玉玫的纤腰,整个身体跟李玉玫贴得紧紧的。大鸡巴在李玉玫的阴户里,不停的撞击李玉玫的花心,尤其李玉玫的阴道又带点螺旋,外紧内鬆,越干鸡巴只会越硬、越爽。

李玉玫的双手开始在徐永亮的身上游走,轻柔的触摸徐永亮的每一吋肌肤,大鸡巴也随着李玉玫腹部起伏和阴户的力量,越吸、越深,李玉玫性交的功夫实在没话说,徐永亮忍不住的也呼吸越来越粗重。

徐永亮看着旁边的游客络绎不绝的在他们的身旁经过,幸好徐永亮跟李玉玫穿着长大衣,不会被看到,但是看着一个、一个经过他们身边的游客,又似乎李玉玫正在被他们的眼睛粗暴的姦淫的那种感觉。

李玉玫好像很享受这种在公共场所被强姦的感觉,徐永亮的阳具传来阴户一阵、一阵的紧缩,李玉玫喘呼呼的在徐永亮耳边淫叫着:「永亮!你的鸡巴越来、越硬,顶的小浪穴好舒服!」  

徐永亮说:「噢!玉玫!嗯!你这幺淫蕩!哦!嗯!哦!啊!嗯!哦!啊!啊!鸡巴被你搞得好爽!啊!嗯!哦!啊!嗯!哦!啊!啊!」  

李玉玫说:「永亮,你好劲啊!小浪!穴!被你操得!嗯!哦!啊!嗯!哦!啊!啊!好舒!服!嗯!舒!服死了!啊!好爽啊!嗯!」  

徐永亮说:「啊!玉玫!嗯!这幺爱给鸡巴来干!嗯!那我带你去当妓女去卖淫啊!喔!天天让大家抽插你的小骚穴好吗?嗯!哦!啊!嗯!哦!啊!啊!」

李玉玫一听徐永亮这幺说,更加兴奋,小浪穴越来越用力的夹,彷彿正在被众多买春的嫖客姦淫、蹂躏着,肏得李玉玫淫水直流,大衣里噗哧噗哧的操穴之淫声不绝于耳。

李玉玫说:「永亮!我要!我要!啊!嗯!我要大鸡!啊!好!永亮!哦!我好舒!服!呃!出水啊!高!潮!永亮!小浪穴!好爽!啊!」

李玉玫的小骚穴死命的夹住徐永亮的大阴茎,一阵、一阵阴的精洒在徐永亮的龟头。徐永亮也已经兴奋极了,大阳具抵住白纱低腰超短迷你小圆裙下的阴户,在子宫口上,高速喷发了他火热的精液,强烈的烧灼着李玉玫的子宫口,数以亿计的精虫,从徐永亮体内喷了出去,冲进李玉玫的阴道幻化成无数男人,轮姦她的嫩穴,强暴她的卵子,迷姦她的每个细胞。

李玉玫已经狂乱的叫了起来,引起沙滩上游客的侧目,每个人都用着不可思议的眼光看着他俩。

李玉玫似乎更加的兴奋,她不停的用淫穴挤压徐永亮的阳具,直到掏干徐永亮所有的精液。李玉玫无力的站着,靠在徐永亮身上,幽幽的说:「永亮!小浪穴!好舒服!精液好烫!好爽!」

徐永亮温柔的搂着李玉玫玲珑有緻的身材,看着她那娇柔豔丽如花的脸庞,大鸡巴根本不捨得离开她的嫩穴,舒服的在李玉玫的阴道里,有一下没一下的抽搐,浸润在两人的分泌物里。直到整根阴茎,无力的投降,才滑出了李玉玫的阴道。

李玉玫温柔的爱抚着徐永亮的阳具说:「永亮,你的鸡巴好厉害,搞得我好爽,舒服极了!」  

徐永亮说:「玉玫,你的小浪穴好会夹,我没动作,就被你夹出精来,爱死你了!」

李玉玫将徐永亮的阳具放回裤子里,拉上裤鍊,徐永亮也帮李玉玫扣好长大衣,搂着李玉玫,欣赏着美丽的海边景緻,直到在黄昏沁凉七彩缤纷的日落海景中,他俩才踩着轻快的步伐,离开了海滩,开着车,回到他们偷情的屋里。

徐永亮的心中想着:「如果有一天,假如我因为某种原因不在她的身边,我的性感美丽的玉玫,他老公能满足她,让她快乐?」